全国“医古文资深名师”许敬生:(图)

发布日期:2021-09-24 16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20世纪70年代初期,许敬生教授作为67届郑州大学中文系毕业生,被分配到河南中医学院从事医古文教学。

  医古文是一门文、医交叉学科,蕴含着中医学和传统文化的奥妙,虽有中文和古汉语基础,但必须大量阅读古典医籍,才能了解其中的深刻含义,而非蜻蜓点水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。

  他没有时间去参加任何娱乐项目,“读书、教书、写书、藏书的生活非常充实”,在他看来,那一个个繁体字里的奥妙乐趣是无价的。

  “那时,上有老下有小,有时到发薪前几天,家里就没钱了,只好想法借钱过日子。”生活虽然清苦,但许敬生却并不羡慕别人升官发财。“时至今日,我仍然是月光族,有时出国考察一次,就得花掉半年的工资,哈哈!”已经年届古稀的许敬生,依然平静和洒脱。

  30多年来,许敬生一直坚守在教学第一线,不管遇到多大困难,从来没有退缩过。他的敬业精神、师德人品、渊博学识、讲课艺术,在河南中医学院有口皆碑。他精心进行启发式教学,“孔子提倡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,我们为什么不能借鉴呢?”同学们赞叹:“听许老师讲课,是一种艺术享受!”2011年8月,许敬生教授被中华中医药学会授予全国首届“医古文资深名师”称号(全国仅3名),享誉全国中医药文化学界。

  很多同窗已经担任各级领导,许敬生也有机会走向仕途,“但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坐下来看书写书更让我踏实的事。”他只希望自己一生与书香为伴,对中医药文化的虔诚驱使他一直潜心学术,淡泊名利。

  在20世纪90年代,面对社会上一些人对河南人的歧视和妖魔化,许敬生教授毅然将自己的主要研究精力投向了中原中医药文化,通过向世人传递中原医药精髓,让社会了解河南,了解光辉灿烂的中原中医药文化。

  许敬生:医生除了医术,还要讲思想境界,否则行医就成了做生意,成不了一代名医。 想成为名医,首先要读好书。读书不单单是记忆文字,勤学习才能进入一种境界。境界高了,首先是医术学得快,眼界也开阔了,这就是读书明理的原因。

  医生一定要注意自身的思想境界,而不是只沉迷于记了多少方子。提升思想境界,首先要修习中国传统文化,多读中医原著,如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论》等。而医古文的作用,就在于解释原著,帮助学习者去理解古代中医原著,最终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。

  许敬生:实践证明,中医的成才之路,除了师承和临证以外,离不开读书,读书是最基本的路径。而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,认识中医、传承中医学术的最大障碍就是读不懂古医籍。

  青年医生们想要提升自己,就要坚持读原著,不要一开始就看翻译过来的白话文,实在读不懂了,再看白话文。因为白话文的翻译者,一般都会加入不少自己的理解,如果一开始就看白话文的话,就容易形成思维定式,甚至产生误解。

  医古文都是古代汉语,不容易懂,所以必须下功夫,比如,可以把字典好好看看。

  在医学古籍学习的基础上,可以再去拜师。因为学习中医最好的方法,还是去拜师,还是“师带徒”的模式。我经常感慨,现在的学习环境比过去好多了,过去跟老先生学医是很苦的。从10多岁就要跟着先生学习,让你去药房拿药是看得起你,一开始都要给老师做家务,被俗称为“铺床叠被倒尿盆”,然后才会教你认药拿药,很多年后才能出师。

  中医是自然科学,也是人文科学,“大医者必大儒也”。有高深的文化功底,学中医就快;如果自身文化水平不高,那在中医学习过程中就很容易遭遇瓶颈,很多高深的东西理解不了,只会开几个方子,只能当一个医匠,成不了医学大家。

  有的医匠,也能门前车水马龙,但同行并不把他当成学者,只会将其当做能看病的人,虽然在外人看来都是主任、专家,但同行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
  大家可以观察一下,凡是中医大家,基本上拿起古书就能看,提起笔就能写诗。文言文水平欠缺的人,往往是医术到了一定阶段后,就会觉得难以再有突破。

  为了深入了解中原中医药文化内涵,许敬生教授不仅深入乡间原野,实地考察中原中医药文化遗址和老字号,同时积极培养中原中医药文化人才,并数十次主持和参与国家级、省级中医药学术活动,先后应邀到北京、广东、陕西、甘肃等地宣讲中原中医药文化,为河南中医学界赢得了普遍赞誉。

  许敬生:在将主要精力转向这一方向时,我经过了认真的思索。人们常说,民族的就是世界的。把这句话套过来,各省的就是全国的。河南地处中原腹地,是文化大省,有着丰富的古代文化资源,在古代华夏文明发展的每个阶段都是核心区域。光辉灿烂的中原古代文明,造就了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。

  我想,如果能认真探究一下灿烂的中原古代文明对中医学的影响,进而系统研究中原医学和中原中医药文化的特点,香港王中王马料开奖记录这不是很有意义吗?

  而促使我下定决心进行这一专题研究的,是20世纪90年代,社会上一些人对河南人的歧视和妖魔化。因此,我下决心要站出来,为勤劳的河南人正名,让社会了解河南,了解光辉灿烂的中原中医药文化。

  2013年4月9日,我同“中原中医药文化遗迹考察研究小组”的几位同志,前往洛宁县考察“洛出书处”遗迹。我们一行人到达了位于该县西长水村的洛水与玄泸河交汇处的“洛出书处”。这里是洛水的上游,水量不大但水质清澈。

  随后,我们到了玄泸河的入口,传说当年驮洛书的神龟就居住在玄泸河的深涧里,那里有一个龟池,被称为“龟窝”。当得知龟窝离入口只有2~3公里路时,我们一致赞同去实地考察。当时已经是下午3点半,我们一行六人向深涧走去。山涧之路,越走越难行,一路上除了荆棘就是山崖,一不小心,就会踩在水里,一路下来大家的鞋袜全湿了。

  一行人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,终于到达了龟池,并看到了摩崖石刻。大家兴奋异常,争相阅读石刻上的文字,并纷纷拍照留念。

  随着天色渐晚,我们计划原路返回。但此时,随行专家之一,原孟津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曲少波先生却突然脸色铁青,豆大的汗珠从脸上落下,两只手变得冰凉。原来,曲副部长患有心脏病,因过度兴奋和劳累而发作。

  千钧一发!还好,我当时带着速效救心丸,立即让他含服。青年教师尹笑丹开始不停地为曲副部长按内关穴、合谷穴,才使症状逐渐缓解。

  当我们打算翻过最后一个崖壁时,天色完全黑了下来,伸手不见五指。为避免危险发生,我们只能伏在山崖上,寸步难行,此时山上冷风阵阵,沟涧水流激荡,让人心惊胆寒。无奈之下,我们只好打电话向县卫生局和长水乡政府求援。